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电脑配置 > “洞庭赤子”余元君:矢志不渝守护一江碧水

“洞庭赤子”余元君:矢志不渝守护一江碧水

时间:2019-08-09 13:48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一年365天,心之所向是治水;入行25年,一半时间在洞庭。”“他生在洞庭,长在洞庭,把一生献给了洞庭。”“‘洞庭人’永远不会忘记他。”……8月,洞庭湖畔,人们对他的不舍和思念还在持续。他,就是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简称“湖南省洞工局”)原总工程师余元君

余元君(中)调研钱粮湖分洪闸建设工程。湖南省水利厅供图

余元君(中)调研钱粮湖分洪闸建设工程。湖南省水利厅供图

  矢志不渝守护一江碧水

  余元君生命的最后三天,是在夜以继日地不停奔波。

  据湖南省洞庭湖水利事务中心干部纪炜之回忆,2019年1月17日中午,余元君在长沙结束工程评审后,立即赶往岳阳华容县验收工程,晚上开会至深夜。18日一早,他又赶往华容县禹山镇,协调蓄洪垸相关事宜;简单午餐后,开会讨论至16时,又赶往大通湖东垸分洪闸建设工地,工作至深夜。

  1月19日是周六,余元君一早赶往君山区钱粮湖分洪闸建设工地查看工程质量,协调解决工程建设、投资概算调整等事项;午餐后照例没有休息,直接在简易工棚主持调度会。16时07分,伴随一阵剧烈的心绞痛,余元君的工作戛然而止……

  “他就这样走了,不能接受!”钱粮湖垸分洪闸建设工地项目副经理张彦奇用手顶住额头,泣不成声,言语断断续续,“他做事特别认真……对业务要求很高……中秋假期,还在给我们做技术指导……”

余元君生前办公室。 刘曼 摄

余元君生前办公室。 刘曼 摄

  其实,余元君最后3天的连日奔波是其25年来的工作常态。“元君太累了。”湖南省洞工局局长沈新平说,参加工作以来,他至少有一半时间在洞庭湖度过。

  余元君1972年出生在洞庭湖畔,亲眼见证过洪水泛滥给湖区人民带来的灾难和困苦,那种洪水一发,颗粒无收、民生维艰的记忆,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1990年,适逢大旱,庄稼无收,深感中国农业之‘靠天’原始落后,以优异成绩第一志愿考入天津大学水利系水工专业,希望能为家乡有所贡献。”余元君在自述材料中写下的这段话,正是他从事水利行业的初心。

  大学毕业后,余元君主动放弃了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进入湖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总院,随后调入湖南省洞工局,踏上了为理想奋斗的人生旅程。

  “守护好一江碧水的重担,首先得我们‘洞庭人’来挑。”2018年12月14日,余元君生前给同事们上的最后一堂党课,就是《“洞庭人”如何履职》。

余元君的工作笔记。 刘曼 摄

余元君的工作笔记。 刘曼 摄

  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书

  洞庭湖之前的治理规划,都把工程放在首位,而余元君主导的新规划,电脑之家,需要更多地协调生态保护与治理开发的关系。长江上游水库群的建设,给洞庭湖的江湖关系带来一系列新变化,这些新老交织的问题,都需要余元君带头去寻找答案。

  为治理洞庭湖,25年来,余元君的足迹遍布洞庭湖3471公里一线防洪大堤、226个大小圩垸、11个重点垸、24个蓄洪垸……

  2012年,屈原垸西大堤堤防加固项目中,有一段护坡的初步设计方案计划拆除重新施工,余元君看了方案后不放心,又带队重新勘查。经仔细核查,他们发现这段大堤几十年来陆续护坡,厚度达80厘米,初步方案明显不合理。于是,余元君研究制定了新的设计方案:上部平整后缝隙灌入细石混凝土,下部平整后现浇混凝土板护坡。这样既避免了大拆大建,加快了进度,又节省了国家资金。

余元君在家中书房。湖南省水利厅供图

余元君在家中书房。湖南省水利厅供图

  记者在余元君生前的办公室书架上看到,70多本笔记本详细地记录着自1996年以来,他总结和摘录的洞庭湖治理关键信息;在他的办公电脑里,一幅幅洞庭湖水系、堤垸、工情、水情图片及说明,分门别类,整齐明了;移动硬盘里,上千G的相关资料,整理得清清楚楚。

  “只需要一支笔、一页纸,他就能勾勒出洞庭湖不同区域的水系图、工程分布图。”湖南省洞庭湖水利事务中心工程处副处长侯国鑫说,在同事们看来,余元君就是一本“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书”。由他整理完成的《洞庭湖治理工程建设与管理适用文件汇编》,也被誉为“洞庭宝典”。

  “拿合同来,按程序办”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但余元君在洞庭湖边行走了20多年,硬是做到了“不湿鞋”。

  近年来,国家对大江大湖的投入加大,建设资金逐年增多。“余元君主持了洞庭湖区数百个项目的技术评审和招投标工作,经手的合同资金不下百亿元,没有一例举报和负面反映。”湖南省水利厅厅长颜学毛说。

余元君(右)指导全省河道修防工职业技能竞赛。湖南省水利厅供图

余元君(右)指导全省河道修防工职业技能竞赛。湖南省水利厅供图

  作为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余元君常说:“我们管理上亿的资金,管的是国计民生的大事;用实每一笔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洞庭湖上所有工程,任何项目变更、资金审批,不管来人是谁,余元君都是一句话:“拿合同来,按程序办。”

  余元君对自己要求严格,对亲戚朋友也是如此。他出身贫寒,兄弟姊妹九人,但没有一位亲友通过其承揽过一个洞庭湖治理项目。

  余元君的六姐夫是一个小包工头,也想承接一些水利工程,但聊天时只要一提到工程项目,余元君就连连摆手:“扯这个事,免谈。”侄儿大学毕业后求叔叔在水利系统给找份工作,他也硬是没松口,“讲关系、走后门的事儿,我做不来”。

  为加强项目监管,减少项目法人与项目承建单位的直接接触,最大限度地降低廉政风险,余元君牵头开发了洞庭湖项目管理系统,被誉为“千里眼”,开创了水利工程建设网络化管理之先河。

  四十六载人生路,二十五年治水功。余元君走了,他那“构建和谐健康美丽洞庭”的QQ签名也永远定格,但他的故事深深地印在了“洞庭人”的心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