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电脑配置 >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里的“生死战”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里的“生死战”

时间:2020-03-24 08:39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里的“生死战”

  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主任张西京(中)、副主任宋立强在查房(3月17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毓国 摄

  新华社武汉3月23日电 题:和时间拼速度 与死神抢生命——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里的“生死战”

  新华社记者 黎云 贾启龙 廖君 侯文坤

  传染病ICU病房被称为“红区”——

  监护仪数据不断变化,嘀嗒嘀嗒,轻微作响。

  电子表数字静静跳跃,一秒一秒地流失。前一秒风平浪静,后一秒惊心动魄。

  尽最大可能挽救更多新冠肺炎患者生命,提高收治率和治愈率、降低感染率和病亡率,这是当前阶段湖北、武汉疫情防控工作的重中之重。

  主战场湖北目前在院治疗4593例,其中重症1343例、危重症371例。

  分秒必急,生死决战,几乎每天都在火神山医院ICU病房里展开,来自军队的白衣战士们,和时间拼速度,与死神抢生命。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里的“生死战”

  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主任张西京在询问患者的情况(3月17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毓国 摄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里的“生死战”

  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内,重症医学一科副主任李文放把写有注意事项的A4纸贴在患者床头(2月24日摄)。 新华社发(吴浩宇 摄)

  为生的希望 守住最后一道关口

  “嘀,嘀,嘀嘀嘀……”监护仪上红灯闪烁,报警声突起。

  呼叫值班医生,穿戴防护装备;跑进病房,投入抢救;快速诱导气管插管、有创辅助通气……又一位呼吸衰竭的重症患者被成功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还可以再快一点!”汗水顺着张西京的护目镜往下滑,在重症监护室工作20多年的他,早已习惯和死神“抢人”的读秒节奏。

  50岁的张西京,说话细声细气,走路也轻手轻脚,作为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主任,儒雅文静的他每天都在与死神进行着惊心动魄的搏斗。

  己亥岁末,庚子春始,病毒袭来,江城逢难。

  最新数据显示,武汉市累计确诊病例50005例,占全国确诊病例数的六成左右。面对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来自全国的4万多名医护力量驰援湖北,重症、危重症患者救治是他们面前最艰巨的任务。

  经过医护人员的不懈努力,截至3月23日,湖北重症、危重症患者已经从最高峰的突破万例,下降到现在的1714例。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如今已有1.4万名来自各省区市的地方援鄂医务人员陆续撤离武汉,但重症救治团队仍然留守、坚守在武汉重症定点收治的医院,依然在千方百计抢救重症、危重症患者。已在武汉奋战近60个日夜的张西京,就是其中一员。

  武汉蔡甸区知音湖畔,曾遍布着藕塘、土丘,电脑配置,一片荒芜。这里“锻造”出送瘟神、战死神的火神山医院,会聚了来自全军的1400名医护人员,成为这场战“疫”一把紧急作战的尖刀。

  ICU病房——这把尖刀上的刀尖,也是火神山医院收治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最多、最重、最集中的地方之一。

  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重症医学在美国等发达国家成为衡量医院救治水平的重要标志。在我国自汶川地震救援以来,也日益受到关注。

  跟随张西京的脚步,踏进“红区”,里面的空气仿佛是凝固的。在这个大开间病房,两侧病床上的重症、危重症患者,手背、口鼻、动脉处插满了各样细小的导管。

  参加过2008年汶川地震伤员救治的张西京,抢救、治疗都是他的强项。但这次对张西京却是一次大考:病例基数大、疫情来势猛、尚无特效药……重重险阻摆在张西京和他的团队面前。

  “重症医学科是一个医院的压舱石。ICU病房稳住了,其他病房才敢放心收病人。”张西京说。

  收治病人前,作为科室当家人的张西京,手上拿着图纸,小步快走,跑工地、改图纸、调方案、走流程。红黄绿区怎么设置、ICU病房通道如何布局、换隔离服的房间大小应该是多少,就连房间试水,他都守在现场、盯着施工队,确保万无一失。

  奋战48小时,张西京团队让科室设施条件达到感控要求,保证了医院及时收治危重新冠肺炎患者。那段时间,张西京来回奔波于病区、工地、驻地,每天步数都在3万步以上。

  2月9日,张西京和团队收治第一批患者,正式打响了直面病毒、与死神抗争的“生死战”。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里的“生死战”

  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内,重症医学一科副主任李文放为患者诊治(2月24日摄)。 新华社发(吴浩宇 摄)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里的“生死战”

  3月20日,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副主任宋立强(中)护送81岁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去做CT检查。 新华社记者 王毓国 摄

  与死神接刃 白衣执甲争分夺秒

  “1、2、3!”一声“翻身指令”划破安静的病房,“90后”护士唐梅在张西京指导下护着患者头部及气管插管,和另外4位护士合力帮助患者改变了卧位。虽然只是几分钟的操作,汗珠已经在护目镜里打滚。看着患者生命体征趋于平稳,大家松了一口气。

  “重度呼吸衰竭患者在有创呼吸机辅助通气仍不能改善氧合时,实施俯卧位通气是较为有效的措施之一。”唐梅说,这样的操作每天都在进行,每挪动一下,都要小心翼翼。

  多数重症患者肺部有大量的炎性痰栓,阻挡了氧气的吸入,会让患者滑向死亡的深渊,纤支镜是重要救治手段之一。

  这一救治过程在高浓度的病毒气溶胶环境下完成,与插管操作风险相当,不同于插管的速战速决,纤支镜操作有时需要暴露在污染环境下半小时。

  “这样的救治每天都有,只要对患者有用,我们就不能退。”张西京团队干的就是与死神掰手腕的活。

  病情瞬息变化。紧急抢救时,每个步骤都是按秒计,每一秒都生死攸关;等患者一点点恢复生命体征时,却像跑马拉松,几小时甚至一连几天都要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