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硬件知识 > 聚焦“1元奶茶炸鸡”:几大外卖平台现“掐架”举动

聚焦“1元奶茶炸鸡”:几大外卖平台现“掐架”举动

时间:2018-04-18 09:56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中国13亿人里每天有不下3000万人次点外卖,这其中,仅有中等城市无锡的300多万居民,有机会享用人民币1元的奶茶、炸鸡和盖浇饭。

  过去两周,江苏省无锡市中心一家不足20平方米的外卖餐厅,店主承认赚了10万元,即使他接到的每一单都前所未有地廉价。这座城市还出现了改行去送餐的咖啡师和服装导购员——骑着电动车走街串巷的外卖骑手忽然供不应求。在电梯里、马路边或商场内,骑手们忙里偷闲谈论着自己高达4位数的日收入。骑手们经手的所有订单里,这位年轻女顾客的选择是罕见的:她为了用光手机上的优惠券而绞尽脑汁,到最后,下单了十几桶矿泉水。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次,抢着为无锡人埋单的主要是以高额补贴杀入外卖市场的移动出行平台“滴滴出行”。本月起,主要提供打车、租车等服务的滴滴开始向“衣食住行”中的另一需求进军。4月9日正式上线的“滴滴外卖”将无锡设为首站,每天花费巨额补贴抢占市场份额,搅动了整个城市的胃口。

 

  太阳底下无新事:4年前,滴滴打车与竞争对手“快的打车”掀起过全国范围的大战,直至一年后双方“战略合并”,那次大战的“核武器”就是补贴。外卖行业也是经历了一轮轮的补贴大战,才留下“美团外卖”“饿了么”等企业。

  4月9日,滴滴推出满20元减18元的代金券,以及大量的商家满减、分享优惠手段,美团临时制订计划,推出“满20减15”等活动。

  “他们的优惠力度……有点出乎意料。”4月13日,美团外卖北方大区总监安中杰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滴滴外卖4月1日在无锡开始试运营,清明假期后,安中杰就由北京飞抵无锡应对。

  负责外卖业务的滴滴高级业务总监刘耘受访时则表示,滴滴外卖无意在无锡“大战”,“不针对任何第三方”。

  滴滴方面还称,其他城市的外卖业务也将尽快落地。

  今年3月,美团在上海推出打车业务——这恰是滴滴的优势领域,也曾通过类似的做法,将日订单量升至30万单左右。

  在不同的城市,两家独角兽企业进入了对方的传统“领地”。

  空降骑手

  在无锡一家媒体工作的修宁君感觉,滴滴的进入以及美团、饿了么的应对,共同“引爆”了这座城市。

  4月8日,她和同事分别从当时仍试运营的滴滴外卖平台下单,优惠力度很大且20分钟即完成配送。很多无锡人当时还不知道滴滴外卖的存在。

  情况在次日彻底颠覆。这一天,几大外卖平台掐架般的举动,呈现了病毒式传播,传说中1分钱的鸡排、1元钱的披萨和1.5元的奶茶……

  修宁君一位不怎么关注外卖的同事回忆,当天办公室里“快点外卖!店都要打烊了”的喊声此起彼伏,很多人在嘀咕“不点外卖就亏了”,甚至其54岁的母亲都跟风下载了App。

  4月9日之后的一周里,修宁君多次下单,购买了大量的饼干、点心、瓶装水,100多元的总价往往只需三四十元。她每天傍晚下班到家,凑单凑到晚上8点,钱花得“死乞白赖”。

  由于大量订单涌入,不少店家瘫痪,选择临时闭店。一些心有不甘的居民转而涌入平台上的超市购买水果、瓶装水、膨化食品。这又使线下超市遭到冲击,甚至有门店积累上百个包裹无法配送。

  滴滴杀入后,无锡的骑手突然不够用了。滴滴外卖招募“忠诚骑手”和“自由骑手”。忠诚骑手要求专职,每周在线大于48小时,月薪保底1万元。可随时上线接单的自由骑手每单可得配送费15元,高峰期25元。在此之前,美团、饿了么等平台的配送费基本维持在每单5~6元。

  滴滴外卖无锡人民路站的彭姓站长证实,自己站内管理着近300名骑手,大概有90%是从美团、饿了么等平台过来的员工。

  这位站长介绍,在自己站内,过去一周里,忠诚骑手平均每天在岗9小时,拿到2500元的周保底收入并不难,加之最近平台会给表现良好的忠诚骑手每日发放数百元奖励,因此,忠诚骑手的一周收入在3500~5000元之间。至于自由骑手,不少人日送50单以上,甚至上百单,最高者日收入一度达2800元,日破千元是正常水平。

  一位“外卖小哥”听到类似消息后,果断跳槽,老东家只按2.5元一单的价格与他清算报酬。“无所谓,已经在滴滴这儿赚回来了。”这位壮实的骑手咧开了嘴。

  据安中杰回忆,对美团来说形势最糟糕时,大量运力都被竞争对手平台上“满20减18”之类销量大、出餐快的小门店吸引走——因为补贴,这类餐厅在这场战事中有更高的出餐热情;对于同样急于赚钱的骑手而言,配送省时的快餐也是首选。海底捞、蜜桃餐厅等大型连锁店耗时长、总量大的团餐、高价餐开始无人配送,他的电话被焦虑的经销商打爆。

  美团外卖为此不得不派出大巴,从苏州、常州等地外调骑手驰援无锡。本地的配送站内,站长们也展开训话,稳定军心。兼职骑手等社会化运力的收入得到了针对性的提升。安中杰称,连锁品牌作为头部商户,是“必须守住的底线”。

  伴随美团外卖2013年创办至今,安中杰的职业生涯里鲜少有这样的窘境。受访时,这位元老级人物略为愤怒地挥了挥手:“我们不干涉的话,生意没法做了。这不是我们的本意,可我们必须跟进。”

  “请30万人吃饭”

  无锡市中心崇安寺附近的东方巴黎大厦,4月14日这天,接近午时的1分钟里,共有33名配送员从一楼大堂穿过,所有人手里都紧握手机,其中18人奔跑行进。这其中,7人身穿黄色外套,10人身着橙色,直到最后1秒,一袭蓝衣闪过。服饰的不同颜色代表不同的外卖平台。

  外卖平台的价格战,无疑造就了另一个维度的繁荣。美团专送无锡田基浜站的多位骑手表示,比起平时日均三四十单的派送量,前几天的日单量上涨到了七八十单。这使得他们下午5点多才吃当日的第一顿饭,很多人连解手的时间都没有。一位滴滴骑手说,4月10日那天,自己下午5点吃了第一餐饭,他在接单的间隙点了一碗面,最后因为太烫,还没能吃完。

  老旧的东方巴黎大厦是众多外卖餐铺的聚集地之一,因为外卖平台的战争再次充满人气。有的门店前挤满了三种颜色的10多名骑手,众人挤作一团,高声报数领取订单。一位身着橙衣的滴滴骑手甚至一手提下7个包装盒。年久失修的扶梯上,有骑手边小跑下楼边查看手机订单,险些因此摔倒。

  但这些还不是这座大楼里最令人惊讶的财富故事。不起眼的二楼角落,一家不足20平方米的店面通过滴滴外卖,半个月内销售了6000多单。使用优惠券后,该店的一份外卖最低只需1.2元。加之滴滴平台近来零抽佣,且依照销量分阶给予商户每单3元、6元、12元的补贴,该店半月已赚得10万元左右。

  “这种骑手的补贴是完全不符合市场逻辑的。至于给商户倒贴钱,更是商业贿赂!”安中杰在无锡的办公室内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近年来,电脑之家,美团、饿了么基本确立了每单20%左右的商户抽佣比例。

  刘耘则强调,滴滴外卖与骑手、商户签订的合同条件与竞争对手基本持平,目前给出的优惠仅仅是不定期的商业推广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