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硬件知识 >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历程与影响分析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历程与影响分析

时间:2019-10-06 13:10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2019年6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发布联合公告,原则批准上海证券交易所和伦敦证券交易所开展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以下简称为“沪伦通”)。在沪伦通的制度下,符合条件的上交所上市公司可以通过发行全球存托凭证(GDR)的形式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而符合条件的伦交所上市公司可以通过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方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联合公告发布当日,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全球存托凭证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揭开了A股市场与伦敦资本市场互联互通的序幕,标志着我国资本市场开放又前进一步。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进程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近些年来,中国正逐步地、渐进地推动资本市场开放。资本市场的开放如同抽离了之前隔离两端的屏障,将导致原本封闭的A股市场与世界市场重新进行整合。这必然会对A股市场投资者结构、资金成本与配置效率等多方面产生深远的影响。

  与中国在农业和工业等其他领域的改革一样,中国在资本市场开放方面的改革也是渐进式的。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7个主要关键点:B股发行制度、合格境外投资者(QFII)制度、合格境内投资者(QDII)制度、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制度、沪港通、深港通和沪伦通(见表1)。总体而言,这七个关键的资本市场开放制度层层递进,刻画出了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历程。从大的方面,可以将这七个关键时间点分为三个阶段:发行外资股阶段(B股)、单向开放阶段(QFII、QDII和RQFII)和双向开放阶段(沪港通、深港通和沪伦通)。

  阶段一:发行外资股(B股)

  B股市场最初是带着为上市公司筹集外汇资金和作为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试验田的使命发展的。1992年2月,第一只B股上海电真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同年,共有18只B股上市,占发行A、B股合计数量的25.4%。此后的6年时间里,共有101只B股在上交所和深交所上市。尽管有部分企业既发行A股也发行B股,但A股市场与B股市场完全分割。在2001年之前,境内投资者只能投资A股,而境外投资者只能投资B股。这样的设计既保证了一定程度的对外资本市场开放,同时也规避了由于外资的资本流动对当时不成熟的A股市场可能产生的不必要影响。

  然而,随着上市公司赴香港发行H股融资的兴起,以及合格境外投资者(QFII)制度的建立,B股市场的功能逐渐被H股和QFII代替,并迅速被边缘化。2000年之后不仅没有新增B股发行,还有部分B股通过转成H股(如万科)等方法退市。截至2019年7月,仅留存97只B股,占发行A、B股合计数量下降到2.6%。

  尽管在当前B股的作用已经比较微小,但B股在没有合格境外投资者(QFII)制度的早期,是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股票市场的重要途径,是我国资本市场开放迈出的第一步,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阶段二:资本市场单向开放

  B股市场的建立为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资本市场提供了一种途径,然而占主导地位的A股市场依旧对境外投资者关闭。为推动中国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2002年12月1日,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颁布了《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在人民币资本项目没有实现完全可兑换的情况下,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制度的建立为境外投资者投资A股市场提供了一种可行的方式。在QFII制度下,境外机构投资者可以在外汇管理局批准的额度下直接投资中国证券市场。2011年12月16日,中国证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基金管理公司、证券公司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试点办法》,进一步允许境外机构投资者在规定额度内直接使用人民币投资于境内证券市场。QFII和RQFII制度设立之后,获批额度迅速上涨,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数据,截止到2018年12月,QFII获批额度为1010.56亿美元,RQFII获批额度为6466.72亿人民币,两者合计约占A股流通市值3.8%。在这个阶段,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制度也同时推出,使得国内资本在可控的范围内能够配置境外资产,提高了境内投资者的投资标的可选择性。截止到2018年12月,QDII获批额度1032.33亿美元,规模与QFII规模相当。

  尽管QFII、RQFII和QDII的额度相对于A股市场的规模并不高,但作为资本开放初期的一种手段,首次实现了A股市场对外资开放。2018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和外汇管理局发布《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外汇管理规定》和《关于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进一步取消了QFII每月资金汇出不超过上年末境内总资产20%的限制和QFII与RQFII本金锁定期要求,使得QFII、RQFII对外资的吸引力进一步增强。

  阶段三:资本市场双向开放

  无论是在QFII、RQFII,还是在QDII的制度框架下,资本市场的开放均是单向的。境外投资者需要通过QFII和RQFII在规定的限额内投资于国内证券市场,而境内投资者需要通过QDII投资于境外证券市场。两种方式各自都是单向且分割的。2014年11月沪港通正式启动。沪港通为上海交易所市场与香港交易所市场建立了方便的连接通道,第一次实现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内地的投资者可以方便地投资到香港市场,而香港的投资者也可以方便地投资到内地市场。随后的深港通与沪伦通继承了双向开放的思想,相继实现了深圳交易所市场与香港交易所市场以及上海交易所市场与伦敦交易所市场的互联互通。

  从WIND数据库来看,截至2018年12月,从净流入净流出量来看,沪深港通北向资金累计流入6417亿人民币,占A股流通市值1.81%。南向资金累计净流入8089亿港元,占港股市值2.70%。从交易量来看,沪深港通的交易量占比逐年上升。2018年,沪深港通北向资金交易量占A股市场交易量5.19%,南向资金交易量占到香港市场交易量10.72%,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上升。这意味着沪深港通下的交易已经成为影响内地市场和香港市场不可忽略的一股力量。

  资本市场开放的可能影响

  降低资金成本,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促进经济增长。现有的文献对市场整合对融资成本的影响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在A股市场与其他市场完全分割的情况下,A股作为一个独立的市场进行定价。资本市场开放会使得A股市场与全球资本市场重新进行整合,境外投资者能够参与到A股市场而境内投资者能够参与到境外资本市场中去。这使得境内外投资者承担的风险可以得到分散,从而影响到资本融通成本。国外学者Bekaert,Harvey和Lundblad发现资本市场开放平均每年带来1%的经济增长率,并且这种增长是相对永久性的增长。通过国民账户核算的方法,他们将资本市场开放导致的经济增长分为融资成本降低带来的投资增长和由于资本市场开放带来的效率的增长。他们发现投资的增长占到了约30%—40%,而全要素增长率的增长则占到了6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