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硬件知识 > 普惠养老如何才能做到普惠?

普惠养老如何才能做到普惠?

时间:2019-10-08 17:28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新华社北京10月8日电 题:普惠养老如何才能做到普惠?

  新华社记者安蓓、曹典、王雨萧、季小波

  高端养老服务价格高昂,政府兜底、支持特困群体的养老机构又住不进去,对于占老年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工薪收入老年人来说,能否获得价格合理、方便可及、质量有保障的养老服务,成为当前中国养老面临的一大课题。

  新华社记者近日采访权威部门、专家及多地养老机构了解到,通过更好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作用,中国正努力探索一条中国式普惠养老之路,让亿万老年人能够获得“买得起、买得到、买得好、买得安”的养老服务。  

  买得起、买得到:“政府+市场”能否解开养老服务供需失衡之困

  “我们看了好几家,最终选定这里。排了大半年队,终于住进来了。”81岁的刘荣英告诉记者,她和老伴去年入住北京西六环某养老中心,这里离家不太远,附近有医院,每月费用约9000元,凭两人退休工资尚可承担。

  该养老机构负责人介绍,目前这里居住了约400位老人,按照递交的申请表统计,常年有约百位老人等候入住。

  与这家养老机构的“火爆”相比,同在北京、距离延庆区城区3公里左右的一家养老院却是另一番景象。

  这里每个月人均收费2000多元,远低于市区很多养老机构。然而,该养老院院长告诉记者,或许是因为地理位置偏远、护理人员不足、宣传力度不够等原因,目前全院只入住29位老人,入住率不到三成。

  一面是一些养老机构因离城市中心较近、收费合理、服务质量高而“一床难求”,一面是一些养老机构入住率严重不足,“冰火两重天”背后,折射出当前中国养老服务供需失衡的现实问题。

  “大城市养老难是当前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主要难在一些核心城区养老机构‘一床难求’,难在老年人需要的安全可靠、质优价廉、就近就便的养老服务紧缺。”民政部养老服务司副司长黄胜伟坦言,这背后反映出养老服务供给与需求不匹配,也与社区养老设施不足、专业人才紧缺、服务质量不高、养老服务机构可持续发展环境不完善等密切相关。

  江苏省常州市,前不久刚刚开业的一家养老院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地处常州市钟楼区龙江中路,距离市中心只有15分钟车程,医疗配套齐全,这家养老院中,一张普惠养老床位的价格大约每月4000元。2018年,常州市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约54000元,月均4500元,与之相当。

  “开业两个多月,入住20多位老人。”国投健康(常州)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芦涛说,这家养老机构参与了国家有关部门启动的普惠养老城企联动专项行动,院内部分床位提供普惠价格,同时享受地方政府一系列优惠政策。

  “在项目建设阶段获得每张床位2万元的中央预算内资金支持,常州市政府提供闲置物业,并在租金方面给予较大优惠,有效降低了企业运营的长期负担,打破了行业瓶颈,使养老服务在保证质量的同时价格下探到普通收入群体可以接受的范围;同时政府在机构设立、消防、竣工验收等方面的行政审批手续也大大简化。”芦涛说。

  记者在调研多家养老机构后了解到,土地或房屋租金费用,是养老机构运营最大的成本开支。“大城市房租成本一般要占30%至40%。”民营养老机构寸草春晖创始人王小龙告诉记者,如果这部分成本明显下降,对降低养老服务价格将发挥关键作用。

  今年初,电脑配置,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启动实施普惠养老城企联动专项行动。通过中央预算内投资提供一定建设补贴支持,吸引城市政府和企业自愿参与。在这个过程中,城市政府提供包括土地、金融、财税等优惠政策,大幅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企业则承诺提供有质量保障的养老服务,价格与当地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退休金等相适应,让普通工薪阶层老年人买得到、买得起。

  “政府主要职能是保基本,但对于覆盖面最广的普通工薪阶层来说,政府要通过政策引导激发市场主体积极性和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满足广大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司长欧晓理说。

  突破养老服务业面临的成本制约,企业也在探索。

  上海长宁区区属国企万宏集团投资的一家养老院位于长宁区茅台路。每到下午两点,几十位老人就齐坐在一楼大厅,开启“红歌KTV”模式;其他时段还有绘画、钢琴等活动,欢声笑语不断。

  这家养老院共80张床位,入住率长期保持在90%至95%。万宏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祝华说,床位价格维持在每月3000元至5000元,由于价格合理,地段位置好,长期供不应求。

  “国资国企拥有物业资源优势,发力健康养老产业既是责任使然、优势所在,也是发展之需。”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院长罗新宇说,进入养老服务业可以充分发挥国有资本的引导带动作用,在改善养老产业结构性失衡、探索市场化经营之路等方面作出有益尝试。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当前既有国有资本稳扎稳打、不断布局,也有国企和民企共同合作、优势互补,还有民企逐步做大,向品牌化、连锁化发展。通过政府、市场多方努力,有效降低运营成本,解开困扰中国养老发展的“成本之锁”,一条有效对接供需的中国式普惠养老之路日渐清晰。

  买得方便:从居家、社区到机构养老,深度融合中让老年人获得方便可及的服务

  北京市朝阳区安慧里社区,一栋四层小楼安静低调,不时有护理人员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在院中散步。

  首开寸草亚运村养老院是一家以融合式养老为特色的养老机构,院区能为50余位失能、半失能、失智及高龄等需要长期照护的老人提供入院护理服务,同时可为周边老人提供日间照料服务和助餐、助浴、助医、助洁等居家上门服务。

  “以社区养老为中心,辐射周边3至5公里内13个社区约万名老人,为他们组织活动、提供日间照料、心理照护等,同时连接机构养老和居家养老,实现融合养老的功能。”王小龙说。

  数量众多的老龄人口、多样化的养老需求,使得融合居家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的模式应运而生。

  王小龙对记者说,对绝大多数生活基本能够自理的老年人来说,最主要的生活、心理和社会交往需求可以通过社区和居家养老满足,但对于失能、半失能、失智及高龄老人来说,社区附近的专业照护机构是比较理想的选择。

  77岁的张贵敏住在附近社区,患有糖尿病、心血管病等慢性病。每隔一段时间,她和老伴儿就会请这家机构的助医人员陪同去医院看病。“一个是打车困难,一个是到医院后要排队、划价、取药,使用助医服务解决了大问题。”说起每一位助医人员的姓名,张贵敏如数家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