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硬件资讯 > “直播县长”网络走红:开创快手问政

“直播县长”网络走红:开创快手问政

时间:2019-08-12 14:43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因为一条视频火了。

  8月5日,网上一条视频,把48岁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县长刘建军推向了风口浪尖。

  视频中,一名光头男子面对镜头兴奋地说:“建军,我到家了,你还追呢?认识这车吗?开回来了,宝贝。”

  面对挑衅,刘建军快手,曝光了光头男叫嚣视频和破坏草原的违法视频,同时多伦县官方于8月6日发布《关于严肃处理碾压草原破坏生态环境的通告》。

  通告称,鉴于近期出现体验草原深度穿越游车辆离开道路肆意碾压草原,给草原生态环境造成破坏的实际,多伦县人民政府将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内蒙古自治区基本草原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对肆意碾压草原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依法严肃处理。

  8月8日下午,多伦草原综合执法大队给出消息称,涉事车辆及相关参与人正在从北京赶往多伦的路上,并已配合调查。

  这不是刘建军第一从跟短视频打交道,实际早在数月前,刘建军已经在快手收获了2.8万的粉丝。

  他是直播狂

  一个县长,和直播走到了一起?直播时长还常击败全国99%的用户。

  这样的组合看似违和,但走进刘建军的故事,却能看到这其中必然的内在联系。

  半年来,刘建军利用下乡或业余时间,带头搞网络直播,宣传多伦美景和特色,突袭夜市,查酒驾,视察蔬菜地……他尝试走网络民众路线。

  甚至,建立机关单位直播体系成为县里政府工作报告的内容。他在直播中展开问政,宣讲县里政策,解答群众提问,要求副县长、各乡镇和政府部门主要领导都进行直播。

  “新媒体就是给每个人发了一个移动的电视台”,这句话被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的县长刘建军常常提起。

  走入短视频

“直播县长”网络走红:开创快手问政

  刘建军,2015年从锡林郭勒盟到多伦县工作,开始爱上了这个小地方。他常说,“北京正北,多伦最美”。北京正北180公里,就是多伦县,公路距离340公里。这里凝聚了锡林郭勒大草原所有的景观,“山水林田湖草沙,多伦诺尔大氧吧”。多伦诺尔是锡林郭勒的浓缩和精华版。多伦的历史,也因康熙会盟,闻名于世。

  “好酒也怕巷子深”。怎么把多伦宣传出去?传统的三大件—报纸、电台、电视台,投入大、受众面小。2018年,曾有一个影视公司来到多伦,想说服县里请他们拍摄宣传片,制作费用合理,但刘建军最终还是拒绝了。因为县里面临的问题不是宣传片如何拍,而是如何宣传、在哪宣传、怎样让更多的人看到。

  刘建军找人询问过京津冀一些电视台广告投放的费用,至少要几百万。县里财政不可能有这笔支出,而且收效难以判断。如果宣传片只在多伦县或内蒙古自治区内的电视台投放,起不到太多招商或吸引游客的作用。宣传上的困境,让他不得不去探索新路径。

  这时候,有盟里领导建议,可以用新媒体平台尝试搞搞宣传。他研究了一段时间,看到外地有村官用直播卖货,多伦本地的网红也有一些通过直播改变了生活的。于是他琢磨着自己也拍些短视频。一开始收效甚微,后来开了直播,却因县长的身份遭人怀疑与误解,好在他坚持每天直播,将观众人数慢慢积累起来,有了人气。

  “冒充县长一两次可能还行,不能天天冒充县长,还不怕被封号。”刘建军说不少外地粉丝最初看他的直播是好奇他到底是不是县长。

  县长的直播日常

  “让快手成为工作助手,发出我们的声音”。作为48岁且工作繁重的中年人,刘建军只能一点点了解各新媒体平台,他不仅有快手账号,在别的平台也有,并且频繁和网友互动,而不是默默潜水。

  他在快手上的直播一直坚持了下来。直播日常工作和下乡情况,实拍调研过程和村民生活状况。刘建军在快手的周报显示,他的每周直播时长,常常超过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的用户。通过直播,他察觉到这是一个直接了解社情民意的平台。他把这些想法融入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县里的干部注册快手账号,尝试走网络群众路线。

  “发生了什么事,上了热搜,你还不知道,这说不过去。”刘建军考虑公务员的业务繁重,并未要求每个干部都开直播,但是基本的要求是了解使用新媒体,了解民情,掌握所属业务,不要什么都问秘书。

  机关里多年的工作经验,让刘建军深刻体会到,群众与政府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情况,误会大多也是基于如此,大家需要一个能经常面对面沟通的渠道。直播平台互动性较强,实时沟通,有的问题可以当场解决,有的可以告知解决渠道,效率比较高。

  7月中考后,成绩靠后的学生无法就读高中,只能选择职业中学,家长们对此难以接受。在县长直播时,不断询问,刘建军通过直播给大家解释政策,与家长互动交流,大家充分表达观点,最终,得到了家长的理解。

“直播县长”网络走红:开创快手问政

  多伦县政府东侧,早晨是早市,晚上成了热闹的夜市,夏季不下雨的时候,每晚约两三千人在夜市做小生意、吃宵夜。这里的商户害怕县长直播,又期待县长能在摊位前多待一待。万一县长搞突击卫生检查,摊前环境脏乱差的商家就会被直播出去,被数千人看到,还会被扣分。“扣分不是目的,最终还是倡导大家养成良好的习惯,共同维护干净整洁文明的市场环境”。商户中不少人又希望县长能多播一会儿,因为好几个摊位之前生意平平,县长帮他们一宣传,当天就卖了不少东西。

  刘建军也时常直播查酒驾,尤其在周末的晚上,他说直播查卫生、查酒驾的目的,是让大家遵守规则。刘建军并不担心群众通过看直播掌握他的行程,他和同事更希望路上看不到酒驾的司机。

  被短视频改变的多伦人

  通过短视频改善生意状况、增加收入,已经在多伦县有好些成功案例。90后女孩杨丽丽北漂三年,学习了麦秸画制作技艺,以家乡莜麦秸干为原料作画,变废为宝。2018年2月,电脑之家,她回到家乡成立工作室。创业初期,没有顾客,通过直播,在网络上销售成了她能找到的,低成本又可行的办法。杨丽丽创作的时候会把手机支好,用快手给观众直播创作麦秸画的过程,一开始师傅看她做直播就唉声叹气,认为这个徒弟不能安心创作,后来越来越多的订单来自直播间的观众,杨丽丽的师傅也不再反对,老一辈人没想过用这样的方式推广非物质文化遗产,看到效果后,也慢慢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