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装机教程 > 吉林高院调查“精神病法官”结论:无罪文书系私盖院印

吉林高院调查“精神病法官”结论:无罪文书系私盖院印

时间:2019-08-09 17:49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新京报讯(记者 左燕燕)2019年3月21日,新京报刊发《一份无罪判决书背后的“精神病”法官》一文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后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成立由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牵头,白山市委政法委、白山市人民检察院、白山市公安局参加的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从3月25日开始,联合调查组展开调查工作。今日(8月9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调查结果。

吉林高院调查“精神病法官”结论:无罪文书系私盖院印

2019年2月23日,唐山,黄志发在暂住处,手中拿着判决材料。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3月21日,新京报独家刊发《一份无罪判决背后的“精神病法官”》,讲述吉林省通化县人黄志发,在服刑18年出狱后长期申诉,2014年,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名为张世奇(化名)的审判员,给他出具一份无罪判决书,后又以申请国家赔偿为由,将判决书收回。两年后,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发现张世奇患有精神病,已报案处理。今年2月27日,黄志发从办案民警处看到张世奇精神鉴定报告,显示他在办理黄志发案件时,属于“待分类的精神病性障碍……无刑事责任能力 ”。

  今日(8月9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调查结果。

  关于黄志发的诈骗案,联合调查组认为,黄志发诈骗案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及运用刑事政策正确,不违背1979年《刑事诉讼法》“上诉不加刑”原则。黄志发案共有12册卷宗,其中4册卷宗在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档案室保管,8册卷宗在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法院档案室保管,不存在卷宗丢失问题。

  关于张世奇为黄志发出具的“无罪文书”,联合调查组查明:张世奇“患有待分类的精神病性障碍,无刑事责任能力”。2014年2月,张世奇调到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二庭工作,不再从事信访工作后,黄志发仍然一直找张世奇解决其上访问题,张世奇在继续接待黄志发并给黄志发12500元钱安抚无效后,私自给黄志发出具一份 “无罪”刑事裁定书,案号为(2014)白山刑监字第4号,落款时间为2014年6月20日,盖有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印。

  联合调查组与张世奇谈话证实,案号是张世奇自己编造的(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登记中查无此案号),院印是张世奇将该文书夹杂在领导已签批的其他法律文书中私自盖上的。张世奇在接待黄志发时将文书交给黄志发,后来又将该文书要回。

  联合调查组认为,该文书是在未经法院立案,未经正常审理程序的情况下,由张世奇私自制作,偷盖院印后发出的,系假文书,不具有法律效力。

  同时,关于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章管理问题,联合调查组查明:张世奇所出具的4 份无效文书,均系将无效文书夹杂在领导已签批的其他法律文书中到院办公室用印。 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世奇私自制作的无效文书加盖印章,存在印章管理不严格和管理责任不落实问题。联合调查组在反馈整改意见时,已责成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汲取教训,认真整改,强化管理,对负有管理责任和直接责任的人员予以责任追究。

  联合调查组认为,张世奇的行为,给司法公信造成损害,给人民法院司法形象带来不利影响,其行为是患有精神疾病所致,张世奇经治疗后,病情好转,其本人提出上班请求,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出于人性化考虑,免去其法官职务并安排到行政综合部门从事力所能及工作并无不妥。

吉林高院调查“精神病法官”结论:无罪文书系私盖院印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微博截图。

  以下是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调查结果原文:

  2019年3月21日,新京报刊发的《一份无罪判决书背后的“精神病”法官》一文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高度重视,决定成立由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牵头,白山市委政法委、白山市人民检察院、白山市公安局参加的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从3月25日开始,联合调查组依法依规展开调查工作。目前,调查工作已经结束。现将调查结果公布如下:

  一、 黄志发诈骗案审判是否公正及是否存在“上诉加刑”问题

  联合调查组查明:黄志发,吉林省通化县人,原系吉林省浑江市建设银行知青缝纫机装配厂厂长。曾因贪污、拐骗于1971年2月27日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浑江市公安机关军事管制委员会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因犯诈骗罪,于1983年12月26日被吉林省浑江市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0年5月17日释放。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黄志发自1981年4月至1982年3月任吉林省浑江市建设银行知青缝纫机装配厂(以下简称知青厂)厂长期间,采取指空卖空的欺骗手段,先后与辽宁、吉林、内蒙古等七个省区的21个单位签订了供货合同,骗来“货款” 652521元。其中,黄志发个人私吞16880元,入知青厂账户635641元。后受骗单位从黄志发手中追回8280元,从知青厂追回341341元,余款294300元被知青厂占用,8600元被黄志发个人挥霍,共计302900元。受骗单位来车拉运胶合板,因无货而跑空车,知青厂赔偿损失5600元。内蒙古计划生育办公室、呼和浩特警备区与知青厂订购胶合板,被骗资金189000元,影响了正常工作。黄志发为了买胶合板,向他人行贿4400元,发觉被骗后追回500元。另,黄志发于1981年末利用给单位职工买大米之机,采取低价买、高价卖的手段,从中贪污差价738.8元。黄志发个人所得赃款,大部分被其买私房、电视机及生活支出而挥霍。认定黄志发犯诈骗罪的主要证据有被害单位与知青厂之间签订的定(订)货合同,被害单位向知青厂汇款的银行汇款凭证,被害单位财务明细账,部分被害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知青厂出具的收到货款的收据、财务明细账、记账凭证等书证;被害单位负责人、签订合同的业务人员及其他相关证人的证言等。

  浑江市人民法院于1982年12月28日作出一审刑事判决,以诈骗罪、贪污罪、行贿罪判处黄志发有期徒刑十年。黄志发不服,提出上诉。通化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于1983年3月1日作出二审刑事裁定,认为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浑江市人民法院重审后,于1983年12月26日作出刑事判决,以诈骗罪判处黄志发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黄志发不服,提出上诉。通化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于1984年3月2日作出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1985年,黄志发不服,提出申诉。浑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85年12月24日作出刑事通知,决定不予再审。黄志发仍不服,又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1989年11月30日作出刑事通知,驳回申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