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装机教程 > 中关村“特楼”往事:海淀科源社区曾住钱学森等大师

中关村“特楼”往事:海淀科源社区曾住钱学森等大师

时间:2019-08-10 08:13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中关村“特楼”往事
  海淀科源社区13、14、15号楼曾住钱学森、钱三强、郭永怀等大师;已被公示为北京首批历史建筑

中关村“特楼”往事:海淀科源社区曾住钱学森等大师

7月8日,科源社区13号楼楼内还是传统的楼梯。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中关村“特楼”往事:海淀科源社区曾住钱学森等大师

7月8日,科源社区15号楼外景。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中关村“特楼”往事:海淀科源社区曾住钱学森等大师

  颜基义教授在讲述李佩、何泽慧和“特楼”的故事,说她们就是撑起“特楼”的两位“女神”。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中关村“特楼”往事:海淀科源社区曾住钱学森等大师

7月8日,科源社区13号楼楼内的电源开关。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近期,北京公示首批历史建筑,首批历史建筑以具有一定时代特征和保护价值、承载了真实和相对完整历史信息的建筑为主,体现了北京作为国家首都丰富的历史遗存和建筑物类型。海淀区科源社区13、14、15号楼位列其中。这是20世纪50年代建设的三栋住宅楼,以安置海外归来的著名学者和国内自然人文学各学科领域的知名科学家居住,被称之为“特楼”。

  这里曾居住了40多位中国现代科学事业的奠基者。“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一家长居于此,他的夫人李佩生前一直呼吁保护“特楼”。“两弹一星”元勋钱三强和他的妻子、中国科学院院士何泽慧一家也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九十多岁时,别人提议让她搬到更好的房子中去,何泽慧说:“哪儿也不去,除非上八宝山。”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原党委书记颜基义说:“‘特楼’像是中国科学的神庙。”

  洋气

  1954年,14号楼最先建起。

  这座三层的灰砖小楼如今在周围其他楼房的映衬下并不显眼,老的木质楼牌上一个黑色的14,数字周围的白色变黄、变黑,旁边新的楼牌上,除了楼号,还有中英文的“中关村”字样。

  楼内每户人家统一的红色木窗,被分成八个小的方格子,在盛夏,有人家打开这些“小格子”消夏,从屋里隐约传出了广播声和做菜的声音。

  14号楼203室的钱三强一家,是这里的第一批住户,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学家贝时璋一家住在对门204室,中国科学院院士赵忠尧一家住在楼下。当时,钱三强最小的儿子钱思进刚刚4岁。

  如今,那扇木门还保持着老样子。姜黄色的木门上有一方小小的窗户,下边挂着红底黄字的“五好文明家庭”。门口的门垫是钢丝缠成,底下累积了多年来访客们脚下留下的细碎泥土。除了他们的儿子钱思进偶尔回来小住,203室大部分时间是空着的。

  之后,科源社区13号楼、15号楼相继建起。

  1956年,中国科学院院士、物理化学家柳大纲一家搬进了15号楼313室。

  柳大纲的儿子柳怀祖记得,虽然这三栋楼每家都配有三间卧室、客厅、书房和厨房:“厨房有个烧煤的大灶台,全都是用白瓷砖贴出来,灶前后有两个大铁锅,中间烧开水。”但这堪称“豪华”的屋子里,房间之间的隔断是用蒲苇做成后再抹灰刷白,哪怕小孩稍用力点,都能踹开一个小洞。

  同年8月,在钱学森的邀请下,康奈尔大学教授郭永怀和夫人李佩带着女儿郭芹回到北京,住在13号楼204室。搬进来的时候,屋里就有了一些木质家具以及很多的书架。推开窗户,他们看到的是一棵高大的树。

  著有《风干的记忆:中关村“特楼”内的故事》的作家边东子表示,这棵树是钱学森亲手种下的。1959年,边东子一家搬到了郭永怀家的楼下。他回忆,当时“特楼”家家户户都有浴缸,可以天天泡热水澡。这在当时的他看来,是十分“奢侈”的事情。

  2019年7月,新京报记者在13号楼204室外看到,门口的电灯泡被灰尘遮罩,门侧有个黑色圆形的老式电灯开关,边角破损,已经没办法正常使用。李佩对门的住户搬来没多久,隔着厚重的防盗门,女主人对新京报记者说,没有听说过李佩,也并不知道曾住在对门的人是谁。

  但当时的“特楼”还是有着不一般的“洋气”。边东子记得,整个单元里,除了他家外五家都有钢琴。除了阵阵琴声,偶尔还能听到住在对门的汪德昭夫人、声乐教授李惠年和住在14号楼的钱学森夫人、歌唱家蒋英的歌声。这些科学家被称为“先生”,他们彼此有时也互称为“公”,他们的妻子则被称为“太太”。

  但何泽慧例外。

  她从来不爱听别人称她为“钱太太”,就连国庆节发给她去人民大会堂的邀请函中,写的也必须是“何泽慧先生”才行。如今科学院的老人们提起她,都会恭恭敬敬地称一声“何先生”。

  糕点

  中国科学院成立后,钱三强与何泽慧同在原子能研究所工作,钱三强任所长,何泽慧任副所长。一周七天,何泽慧有六天都呆在所里,周日回“特楼”。每天上午都会到各个办公室看看大家手头的工作进度。

  儿子钱思进的记忆中,母亲在远郊区工作,每周只能星期天回家和孩子们团聚,听到母亲的声音,更多是在电话里。科源社区14号楼203室的走廊里挂着一块小黑板,几十年没变。钱思进记得,二姐钱民协上中学时,母亲有时会和她通电话,和她一起分析几何题,小黑板上总留着各种多边形和数字。

  有时两人都从房山郊区的单位回家,曾长期在何泽慧身边工作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张焕乔记得,钱三强有公派的小轿车,但何泽慧从来没坐过:“何先生是个特别有原则的人,她说那是公家派给他的车,她不能坐,每次都是自己坐汽车回中关村。”

  23位“两弹一星”元勋,有7位是钱三强直接推荐到第一线。钱思进记得,父亲经常出差,家里经常只有保姆照顾姐弟几人,住同一栋楼的赵忠尧偶尔会来家里谈工作,钱、何尊称他为“赵老师”或者“赵先生”。

  “我太小了,听不懂他们谈什么,只记得有时候父亲的声音比较大。”钱思进向新京报记者回忆。

  柳怀祖印象中,父亲经常在西北出差,去人迹罕至的盐湖调研,几个月都见不着面。

  忙是科学家们的常态。

  边东子记得:“郭永怀先生身材瘦长,无论春夏秋冬,他都喜欢头戴鸭舌帽、臂弯里夹着皮包,低着头,大踏步地来往于单位和家之间。”

  相比起来,孩子们更容易见到郭永怀的妻子、中国科学院西郊办公室副主任李佩。李佩的自述中回忆,当时自己管的事情很杂,做的第一件事是找派出所:“人家陆续住进来了,都要办户口,请他们能到中关村来办公,让科研人员少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