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装机教程 > 高校家政专业避免“一哄而上” 师资生源缺乏问题待解

高校家政专业避免“一哄而上” 师资生源缺乏问题待解

时间:2019-08-13 14:07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高校家政专业观察|避免“一哄而上”,师资生源缺乏问题待解

  深耕“家政”多年,浙江宁波81890求助服务中心主任胡道林亲历了这一行业的变化:兴起之初,一名下岗职工配一张桌子、一部电话,以及一沓“小广告”,便可开始服务;而现在,“家政专业”已经走进高校,行业内外讨论最多的话题是“大学生保姆”。

  7月5日,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负责人谢俐表示,每个省份原则上至少有一所本科高校和若干所职业院校开设家政服务相关专业。而在稍早之前,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提出10方面重点任务。

  胡道林认为,这抓住了家政行业的“关键问题”。“一个行业,没有大学的支撑,还算‘行业’吗?”近日,胡道林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家政行业发展至今,“人才断层很大”,尤缺既懂家政又懂管理的“行业领袖”。“大学开办家政专业,是解决人才问题。”胡道林说。

 

  但这并非易事。澎湃新闻近日采访了多所已有家政人才培养实践的高校,招生遇冷、定位尴尬、师资缺乏是这些先行者普遍遭遇的问题,甚至有学校申办专业后又停办。而企业一方则认为,高校家政专业学生“重理论少实操”,与行业实际需求之间略有偏差。此外,囿于社会偏见等多种原因,投身家政事业的毕业生不多,且“走得不远”,流失率颇高。

  胡道林相信,未来的家政行业,“一定会向着年轻化、专业化、标准化、规范化发展”。但在这之前,上述问题如何破解,拷问着高校及从业者。

  行业“痛点”:亟待年轻化、专业化、标准化、规范化

  家政行业是一个新兴产业。巨大的需求量背后,有从行业兴起时就存在的“顽疾”:从管理层到底层员工,家政从业人员老龄化严重、规范化意识淡薄,行业低级化明显。行业内部对高校开办家政专业的呼唤由来已久。

  胡道林在这一行业耕耘多年,对此体会颇深。2001年,其在宁波海曙区牵头成立“81890”求助服务中心,这是国内较早出现的家政中介平台。与此同时,胡道林牵头制定行业标准,至2009年,制定了国内第一套家政服务标准。但他发现,光有标准“还是不行”,“关键是行业的领袖”。

  胡道林认为,家政行业有年轻化的趋势,但主导者仍是最早投身行业的那一批人,这些人会做家政,却无管理能力。另一方面,“有文化、懂管理”的年轻人,又不懂家政,“是跨界过来的”。

  “家政行业是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那时做家政的普遍是下岗工人,知识文化有欠缺,现在做到了管理层,综合素质的确会差一点。”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家政专业负责人朱晓卓向澎湃新闻解释说,这部分人对于人员的管理和培训会“比较随意”。

  家政企业对这一问题的感触更为直观。“三个阿姨”平台与全国一万多家家政企业有合作关系,其董事长于方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家政行业发展至今,“比较散、浑,规范程度低”,而这主要是由家政从业人员的文化程度低导致的。

  “家政企业的管理层主要有两个来源:一个是之前做保姆、月嫂,出来创业的;另一个是年轻人,对这个行业比较看好的中学、大学毕业生,这部分人只占十分之一。”于方明说,年龄大、文化程度低,算是家政行业的一个痛点。“目前还在做的家政员,基本是四十五岁到五十五岁的,这几年有一点‘年轻化’,部分80后也上平台接单干活了。”

  7月5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态,每个省份原则上至少有一所本科高校和若干所职业院校开设家政服务相关专业。胡道林认为,这一政策,抓住了“关键”,将能够解决家政行业的人才“断层”问题。“家政行业里从高、中层管理,到技术员、最底层的员工,几乎全是最早那批保姆、下岗工人组成。”

  在胡道林看来,没有高校支撑的行业,“算不上行业”。“行业领袖、管理层没有专业知识、没有规范意识,有标准也执行不下去。”胡道林说,未来的家政行业,一定会向着年轻化、专业化、标准化、规范化发展,而这必须要有高校提供人才支撑。

  先行探索:生源和师资“两难”

  事实上,国内已有不少本科及专科院校探索家政专业建设,但这条路走得并不轻松。

  意识到行业人才短缺严重后,电脑之家,胡道林即向宁波市政府建议“大学兴办家政专业”。2013年,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家政专业成立,首年便获得100个招生指标。随之而来的却是“挫折”:报名的不多,只录取了45人,而最后来校报到的,仅有38人。

  “大部分名额都被浪费了。”朱晓卓回忆,招生会上有家长直言,“我家孩子上了个家政专业,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讲”,也有人发问,“你们是不是培养大学生保姆的”。

  这样的情况颇为普遍。国内最早设立本科家政学专业的吉林农业大学,2003年首届招收的37名学生,全部是“服从专业调剂”而来。该校家政学系主任吴莹告诉澎湃新闻,专业至今面临着“招不满人”的情况,“每年仍有近一半的学生是调剂过来的”。

  湖南女子学院教育与法学系主任邵汉清告诉澎湃新闻,该校2013年开始招收本科家政学专业学生时,志愿填报率为“零”,到了2018年,这一数据也仅为30%。为了留住学生,该校每年都会在新生入学后不久举办“产学对话沙龙”,邀请家政龙头企业高管与学生交流,让后者“亲身感受行业对专业人才的渴求”。

  朱晓卓认为,社会对家政专业有“误解”,认为毕业生要去一线当“保姆”。“招生难,归根结底还是观念问题。”胡道林认为很多家长不愿意孩子读家政专业,仅仅因为“名字不好听”。“大学生到家政企业里当老总、当管理人员、当培训人员,算大材小用吗?”胡道林说。

  除了生源问题,“师资缺乏”也考验着高校。吉林农业大学2003年开办家政专业时,专职教师就两人。谈及原因,吴莹表示,没人愿意到教师队伍里来,同时没有同样学历背景的师资。

  邵汉清介绍,目前高校家政学专业师资主要来源于其他专业,少部分则聘自台湾、香港地区或国外相关院校,“家政专业师资不足成为影响行业提质扩容的因素”。

  依托原有资源,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家政专业师资问题不大,但对于学生实习阶段的“行业导师”,学校仍需企业援手,要求“中层以上的管理人员”,甚至是“行业老总”。

  一定程度上,这能给学生带来“信心”。“之前有老总作为行业导师来学校讲创业史,说‘要把家里最好的车开过来’,证明这个行业是可以赚钱的。”朱晓卓说。此外,学校请来胡道林做专业“带头人”,开设家政培养工作室,选拔一些“真正想做这行的”单独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