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装机教程 > 两年骑行3万9千公里 大学生摩托骑行环游中国

两年骑行3万9千公里 大学生摩托骑行环游中国

时间:2019-10-05 08:46  来源:www.dnzj.net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大学生摩托骑行环游中国
  大三学生两年骑行3万9千公里“上热搜”,途经除港澳台外各个省份;周浩:走得越远对祖国越有信心

两年骑行3万9千公里 大学生摩托骑行环游中国

周浩在青海湖旁遇到的白色牦牛。

两年骑行3万9千公里 大学生摩托骑行环游中国

周浩在内蒙古骑行途中观看远处的晚霞。

两年骑行3万9千公里 大学生摩托骑行环游中国

周浩(中)与爱犬“小二”和驴友合影。

两年骑行3万9千公里 大学生摩托骑行环游中国

2018年周浩骑行至申卡岗坡。

  最近,大学生周浩火了,他从家乡骑摩托车出发,用两个暑假完成了骑行中国计划,引来了多家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他的事迹还登上了微博热搜。今年国庆节,宅不住的他又在海南开启了环岛骑行。

  周浩是三亚学院的大三学生,继去年用90天沿边境线骑行大半个中国后,今年暑假,周浩带上收养的小狗“小二”,再次踏上余下的旅程。一人一犬从三亚出发一路北上,途经广东、江西、安徽等地,到达家乡石家庄后返回三亚,用时40天。9月9日,周浩抵达学校,为两年的骑行中国之旅画上句号。

  如今,远至中俄交界处的黑龙江北极村、西藏林芝,近至学校所在的海南三亚,除了港澳台地区,国内其余省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里程表显示,他已经骑行3万9千公里,相当于从北京到上海跑了16个来回。

  “骑行中国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享受这份无拘无束的冒险,喜欢独自旅行中遇到的风景和陌生人。”周浩说。

  遇险

  高原上的鬼门关

  青藏高原海拔五千米处,一条通往西藏那曲市的道路两旁被终年积雪覆盖,寒气逼人。晚上七点多下起了冰雹,路两边幽静的旷野更让人内心升起寒意。

  夜色中,周浩独自骑着摩托车行驶在偌大的高原旷野中,远处不时传来集装卡车沉重的低鸣。

  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孤独。骑行中国的计划,到此已进行了三分之一。

  去年6月刚放暑假,周浩就骑着摩托车从家乡石家庄出发,一路经过北京、沈阳、哈尔滨、呼和浩特等地,8月底来到了西藏那曲。按照计划,他将继续前往拉萨,随后一直南下抵达三亚返校,完成环游中国的上半篇。

  冰雹越来越密集地打在头盔上,视线所及不超过两米。虽然穿着羽绒服,仍难以抵挡高原的寒冷,周浩忍不住发抖,他需要尽快到达最近的旅馆。

  他加快车速,同时谨慎绕过路面上冷不丁跳出来的“炮弹坑”,这是超载车辆碾压形成的坑洼。此刻,身后有大型卡车跟随,对侧还有车辆驶来,在冰雪天若被“炮弹坑”绊倒,凶多吉少。

  刚想到这,他猛然看到离前轮不到半米处冒出一个大坑,躲避已然来不及。

  “完了!”周浩心想。

  从摩托车上摔下后的几秒钟似乎过得极慢,周浩甚至看清了后方卡车越来越近的车牌。剧烈颠簸过后,他连人带车翻倒在地,摩托车重重压在下半身上。身后,卡车呼啸着驶来,犹如一头失控的巨兽。

  “我当时已经绝望了,特别怕。”

  在车轮离他不到一米时,卡车终于在刺耳的鸣笛和急刹声中停了下来。

  司机拉下车窗,探出头:“小伙子!”或许是被周浩惨白的表情吓到,他顿了顿问道:“起得来吗?”

  周浩挣扎着推了推压在身上的摩托车,摇摇头。司机下车帮他搬起摩托车,看周浩身体无恙后驾车离去。

  检查时,周浩发现车后行李箱的箱杆断了,于是他抱着箱子慢慢骑行。等他到达那曲市安多县,已经是晚上11点,身上的衣服全被泥水浸透了。

  类似的惊险在旅途中并不少见。他还在内蒙古被导航误导至沙漠中,迷了路,用两个小时才走出;在东北大兴安岭遇到过野熊;在无人区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再怕也要克服,自己选的路必须走下去。”周浩说。

  内心的孤独是另一道难关。长时间只身在外,周浩也会想家,想念父母,希望能有人陪自己聊聊。他偶尔会想象如果他没出来,会在家做什么。不过,他从来没有因为出来骑行而后悔。

  今年暑假,他决定带着收养的小狗“小二”一同出行,在旅途中与自己做个伴。他觉得人能看到的风景,它也能看到。

  风景

  不经意间的美景

  一路行来,周浩到过了滕王阁、三峡大坝、凤凰古镇、秦淮河等无数名胜古迹,不过,最让他心动的是不经意间遇到的风景。

  在甘肃嘉峪关市的一条乡间小道上,周浩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暴雨。当他加速穿越降雨区后,感觉天空越来越亮,傍晚时分漫天的红霞如滔滔海浪涌进他的双眼,在连绵不绝的祁连山脉映衬下显得尤为壮观。

  周浩情不自禁停下车,一回头发现了更大的惊喜。此时,身后的暴雨区已经放晴,一弯巨大的双色彩虹悬挂当空,与晚霞、初升的圆月交相辉映。他拿出手机录下了这一神奇时刻,视频中他激动地连连感叹:“太美了!”

  虽然当时全身被雨淋透,但周浩说,那是两年骑行中遇到的最美风景,也是最惬意的一段旅程。

  同样让周浩难以忘怀的,还有可可西里高原上自由奔跑的藏羚羊、唐古拉山上寒风拂过经幡发出的神圣音符、新疆荒凉的戈壁滩上倔强生长的骆驼刺、大兴安岭一望无垠的万顷绿地等。

  “旅途中偶然遇到的美景,像一个陌生的朋友。”周浩说,嘉峪关乡间的彩虹持续了五六分钟就消失了,骑行中结识的友人就像这道彩虹,虽然彼此目的地不同,短暂相处后又会回归各自的生活圈,但能在同一个地方相遇,把自己特别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这是种奇妙的缘分,“对我而言这是独自骑行真正的意义,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友人

  彩虹陌生人

  像嘉峪关那道彩虹一样的友人,周浩在旅途中遇到了不少。这些身在异乡的行者,因为共同的爱好形成了天然默契,并乐于在对方困难时伸出援手。

  在安徽的一次夜间骑行中,手机导航出现差错,周浩被引入一条未修好的泥路。当地刚下完雨,路上的泥坑被雨水填没,看不清深浅,一不小心摩托车前轮陷进深坑,周浩连人带车摔倒了。

  车身重,脚下滑,一个人没办法扶起五六百斤的车子和行李。等了大约半小时,一名驴友同样被导航误导驶入泥路,看到周浩被困,主动下车帮他扶起摩托车,随后两人共同寻找出路。

  考虑到天色已晚,路上还有积水,这名驴友开着车灯一直在周浩前方引路,直到路况变好才与他告别。这段插曲也成为周浩骑行旅途中的一段温暖回忆。

  “一个人在路上,说实话很孤独,正因为结识了这些陌生的朋友,才有了完整丰富的旅程。”周浩说。